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华师大这两门课首次在校外进行期末考,结果出乎考生和考官意料

原标题:华师大这两门课首次在校外进行期末考,结果出乎考生和考官意料 来源:上观新闻

刚刚过去的周末,预约到西岸美术馆参观的市民游客仍旧络绎不绝。人们佩戴好口罩,出示“随申码”和预约码后,井然有序地进场。其中,一批特殊的小观众引人注意。他们的目的地,是连成年观众都要花时间驻足思考的“时间的形态——蓬皮杜中心典藏展”,而为这群小观众提供导览的,是华东师范大学艺术教育系大四的学生陆雅磊。

这次导览,其实是小陆本科阶段一门专业选修课的期末考试。去年5月,西岸美术馆与华师大正式启动馆校合作,从专业讲座到现场教学,再到日前,双方首次在美术馆实地开展艺术教育专业课程的学分评估,西岸美术馆作为近年来上海“一江一河”沿岸的新晋文化地标,也正成为艺术教育反哺公共文化生活的新载体。

西岸美术馆一层大厅,疫情期间需提前预约,出示“随申码”后进馆,全程都需佩戴口罩

观察社会变化的窗口

2019年11月西岸美术馆落成后,在“时间的形态——蓬皮杜中心典藏展”中展出的来自西班牙艺术家克里斯蒂娜·伊格莱西亚斯的装置作品《无题(通道II)》(下简称《通道II》),就因其光影变幻的布景,迅速成为观众拍照打卡、晒朋友圈的“优质素材”。但鲜少有人知道,为何法国蓬皮杜中心选择将这一作品放入与西岸美术馆的首个展陈合作中。

这个问题引起了华师大艺术教育系大二学生陶佳音等人的注意。在为“艺术概论与鉴赏”这门课的期末成果发表选定主题时,《通道II》成了这群“00后”们深入挖掘的焦点。很快,他们发现,装置表面遍布的英文字母似乎都能连接成单词,甚至完整的句子。查阅美术馆提供的资料后,几位小年轻却遇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作品表面的单词都来源于小说《瓦泰克》,讲述的是阿拉伯王朝的故事;坏消息是,翻遍全网,只能找到小说的德语版,无法了解具体内容。

克里斯蒂娜·伊格莱西亚斯作品《无题(通道II)》

就在项目面临停滞时,组员们在华师大图书馆“泡”了几天后终于发现,原来学校的“宝藏图书馆”里恰好有《瓦泰克》的中文译本。在成果展示中,同学们不仅将《通道II》这一“网红”作品的同款材料带到现场,请观众触摸、感受,还在展馆中预先拍摄了舞蹈视频,配上“暗黑”滤镜渲染氛围。通过多次到美术馆现场观察、分析,同学们不仅对作品做出了艺术价值判断,也提出了来自社会层面更深层的思考。“小说讲述的是人因为贪婪而自食其果的故事,虽然发生在古代,但对当下的我们也有启示……面对诱惑和压力,应该如何做出选择。”陶佳音说。

学生们在美术馆现场进行课程答辩

华东师范大学校外艺术教育课程实践基地负责人汪洋介绍,去年10月,教育部、国家文物局联合印发的《关于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中小学教育教学的意见》提出,进一步健全博物馆与中小学校合作机制,促进博物馆资源融入教育体系,提升中小学生利用博物馆学习效果。此次学校借助馆校合作契机,将“艺术概论与鉴赏”和“校外艺术教育”两门课程的成果发表与现场考核迁移到美术馆,开辟了一个新型的艺术教育试验场。

他表示,与西岸美术馆的合作更聚焦“时间的形态——蓬皮杜中心典藏展”的内容本身。“2019年,杜尚、康定斯基等现代主义大师的作品‘打包’来上海,而且展览足足一年半的时间,这本身就令人激动。”诸多艺术流派的稀缺作品首次完整地在国内展出,这使本土艺术专业的学生可以身临其境地观察原先只在课本上看到的内容。馆校合作模式,则将这一顶级艺术资源“物尽其用”。“同学们在成果发表会上提出的思考,就是最好的证明。”

培育人才的土壤

陆雅磊为小朋友们做导览

德国画家保罗·克利与西班牙画家胡安·米罗,两位大师的画作都偏向抽象派、超现实主义风格。但在陆雅磊设计的主题为“符号的秘密”这一导览与工作坊项目中,前者的抽象画《港口与帆船》,与后者的作品《加泰罗尼亚》,却被大胆地介绍给了一群只有4-8岁的小朋友。在1小时15分的时间内,她带领着20名小朋友观察两幅大师画作,并使用专业的VTS (Visual Thinking Strategy,视觉思维策略)鉴赏法展开分析和联想。参观展览后,小朋友们还参加了主题为“我也是米罗”的工作坊,根据学习清单逐一解锁情景关卡。最终,像米罗那样自己发明一个符号密码,创作一幅充满想象的画作。

1999年出生的小陆正面临就业选择。从小喜欢美术,把凡·高视为偶像的她,希望毕业后能成为一名中小学的美术教师。因而,此次她选择了色彩颗粒丰富的抽象派作品,想让小朋友们也跟自己一样,从小感知不同的艺术氛围。然而,在美术馆实地完成“校外艺术教育”的期末汇报,实打实地向孩子们进行公共艺术教育,让这个即将走出象牙塔,踏入社会的“上海小囡”感触颇深。

去年暑假,陆雅磊(右)和同学来为导览项目进行前期踩点

小朋友们观展后参与工作坊活动

“原先担心孩子们年纪小,看不懂抽象派作品,没想到他们的反馈很有诗意。”小陆说。一位小朋友看到《港口与帆船》中,画家频繁采用了紫色、蓝色和绿色,马上说道:“这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因为阳光洒在水面上就是这样五光十色的。”而在随后的工作坊中,这位小朋友也采用了同样的色彩来绘制主题为“夏天”的作品,而非人们惯常描摹夏天的暖色调。“成年人没有的想象力,孩子们反而能感受到,给我的触动很大,也说明公众艺术教育完全可以‘从小朋友抓起’。”陆雅磊说。

汪洋告诉记者,艺术教育专业的不少毕业生,未来都将从事一线美育教学。在上海,包括中华艺术宫、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西岸美术馆在内,诸多地标性艺术场馆都与高校展开了馆校合作,将公共教育纳入场馆功能中。记者从西岸美术馆了解到,2020年5月以来,已有5所高校近500名师生和1万多名公众,参与了该馆的各类馆校合作活动。其中,西岸美术馆与同济大学开展的“蒙德里安社区”儿童建筑工坊,基于大师蒙德里安标志性的红、黄、蓝、白色块与几何线条,引导孩子们围绕自己生活的社区,创作同类风格的作品。

周末,西岸美术馆,观众预约后有序参观

眼下,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的第二个常设展已进入筹备阶段。随着西岸艺岛(ART Tower)的落成以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上海国际文物艺术品交易中心的进驻,面向高端、国际化、复合型的艺术文化产业人才仍将是“稀缺资源”。通过馆校合作,帮助顶尖艺术资源在教育普及中发挥其历史价值,不仅能更好地反哺公共社会文化生活,也将为上海相关产业的人才培养培育更富饶的土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注册_APP专业版下载 » 华师大这两门课首次在校外进行期末考,结果出乎考生和考官意料